《异星灾变》HBO年度科幻神剧

地球因一场大战而毁灭后,两个分别为“父亲”和“母亲”的机器人,奉命负责在一颗神秘的星球上抚养新诞生的人类小孩长大,但由于迅速崛起的人类殖民地产生了恐将因信仰差异而面临四分五裂的潜在威胁,机器人了解到,掌控人类的思想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HBO-GO-Raised-by-Wolves-Hero

异星灾变》是一部人类探索新家园的后启示录科幻剧。当科幻迷们还在为《信条》里的时间线和剧情看不懂的时候,HBO MAX的科幻剧集《异星灾变》“Raised by wolves”悄然间已刷爆科幻爱好者朋友圈,以豆瓣9.1分的评分”封神”,IMDb上口碑也保持在8.6。光是分数还不值得吹,真正值得吹的是导演这尊大神——雷德利·斯科特。他最擅长的是科幻片,豆瓣8.5的《火星救援》对他来说只能算中规中矩,更著名的科幻电影要数《银翼杀手》和《异形》。

如果说《信条》走的是“硬科幻”路线;那么《异星灾变》则是一部典型的“软科幻”。虽然雷德利·斯科特同样热衷于大场面视效,但“罗马狼孩”的故事无疑更注重人性探索与哲学思辨——人类在未来社会中的生存境遇以及追索“人之为人的独特性”深度思考。

《异星灾变》的背景设定是,随着有神论者与无神论者之间的战争加剧,母星毁灭已在所难免。为了传承文明,无神论者派出人造人“父亲”和“母亲”,带着胚胎前往宜居星球“克卜勒-22星”。与此同时,有神论阵营的权贵们也入驻方舟,踏上了追击之旅。

raised-by-wolves-amanda-collin-abubakar-salim-interview-social(1)

即便说是探索新家园的故事,但老雷并没有简单地将这部剧拍成“我的世界”。开山挖土的时节过去了,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随手扔出个背袋就能变成居住舱。

不过,虽然科技发展了,但“熵”还是恒定的。科技并不能制造出粮食,在“克卜勒-22星”冻土上,人类只能靠吃面糊糊为生。外部的条件很艰难,新生的人类很痛苦。

这些新生儿,由人造人夫妻带上飞船的胚胎培育而来。经过了长达9个月的体外“十月怀胎”,母亲“生”下了六个孩子。这一设定颇为奇特,在妊娠阶段中,人造人与胚胎通过机器脐带链接,为之提供养分。但仔细想想,这些养分本无需从人造人身上获得。

与其将这一过程称为妊娠,倒不如称其为一种“戏剧仪式”。通过这种仪式感,人造人与人类的繁衍体系得到确认,父母和孩子的“亲属”关系也被动建立起来。事实上,为人造人注入人类情感,本就是雷德利·斯科特的拿手好戏。比如,《银翼杀手》中的德克。

不过,亲属关系很多时候并不能破开困境。代际问题是人类社会最纠缠的存在,机器人也不可能比人类更理解情感一词。于是,随着孩子的成长,冲突不断出现。剧中主要的代际矛盾,源于剧中母亲程序的“失控”。当孩子表现出躲闪的姿态,母亲出奇地愤怒了。

生与死、情与理、爱与恨,是机器人永难触及的盲区。身为机器人的母亲,会为了孩子的死去而痛苦,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而搏命,但这些举动真的衍生于情感吗?机器人的人性,真的与人类同源同生吗?恐怕很少有观众给予正面答案。这是身为机器的哀伤。

Ridley-Scotts-Raised-by-Wolves-Sci-Fi

于孩子面前,母亲是脆弱的;但于敌人面前,母亲又迸发出强大的力量。随着有神论阵营飞船的到来,密特拉信徒也找到了人造人手中仅存的孩子坎皮恩。

在密特拉教众试图夺走坎皮恩时,母亲突然觉醒了恐怖的力量。紧接着,前半程最刺激的一场戏出现了,随着她的一声“狮子吼”,方舟上的有神论者几乎都变成了血沫。

基于此,母亲的形象彻底立体了起来。就像《异形》中那台被称为“老妈”的性情乖张的电脑一样,这里的母亲也显露出她残酷血腥的一面。打开了力量开关的母亲,俨然是一台堪比“李元霸”的战争机器。更讽刺的是,母亲本是密特拉教创造出来的“唤灵者”。

层层铺垫之下,“人子”与“弑父”的对立关系就都抖擞出来了。

这多少有些讽刺,造物者造出了战争机器,反倒被毁灭得一干二净。当然,背叛也无甚不能理解的,亚当和夏娃同样叛出了伊甸园。事实上,“弑父”故事在老雷的作品中十分常见,《普罗米修斯》中人类谋局“工程师”,仿生人保留下异形,都契合着这一凹槽。

一般来说,科幻影视中对机器人、外星人等未来科技产物的塑造,不仅承载着创作者的艺术想象,更展现着他关乎人与科技的一种哲学“天问”。《异星灾变》也在探寻着这一问题:科技真的能为我们带来福音吗?若有福音,为何崇尚科学者反被宗教徒赶着跑呢?

官方预告片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蛋蛋小瘦子】的原创投稿,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最省事】的观点和立场。

转载须获作者授权,并注明出处:《异星灾变》HBO年度科幻神剧丨最省事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