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杀2019》不是一部简单的爽片

2019年,《误杀》的中文版再次翻拍了这个感人的故事。剧本的改编只是第一步,视听语言决定了观众的最终体验。让我们带你从视听语言的角度来分析《误杀》中的高能量亮点。

《误杀2019》不是一部简单的爽片

误杀》的故事已经不是第一次重拍了。《误杀》最早的版本是由印度导演/编剧Jeethu Joseph编剧和导演的。虽然故事精彩绝伦,但其影响力却非常有限,因为它是用方言拍成的。

2019年,《误杀》的中文版再次翻拍了这个感人的故事。剧本的改编只是第一步,视听语言决定了观众的最终体验。让我们带你从视听语言的角度来分析《误杀》中的高能量亮点。

《误杀2019》不是一部简单的爽片

交叉蒙太奇

这个版本的“误杀”把“听经”改成了“泰拳”。在影片的前半部分,有一段精彩的拳击比赛片段,是与素察交叉剪辑的。与此同时,在不同的空间,一边泰拳拳手踢到肚子,另一边的素察踢阿玉,而拳击手倒在地上,而素察倒在地上……而双方的“拳击比赛”和“过失杀人”的拍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镜头切换得越来越快,节奏变得越来越紧张。通过这种方式,导演剪辑了李维杰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与他的妻子和女儿被官二代欺凌和误杀。观众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是上帝视角,但是他们的神经逐渐紧绷。这种交叉蒙太奇不仅完成了误杀官二代的过程,而且事后给了李维杰一个难题。

慢动作

《误杀》中大约有10次“慢动作”。特别是在大雨中打开棺材的最后决战中,慢镜头几乎一直在使用。使用慢动作的目的大致分为“制造搞笑效果”、“强调时间的心理感受”或“突出重要时刻”等。本片多次使用慢动作的目的无疑是后两种。最后一场大雨是整部电影的高潮。慢动作配合暴雨的场景安排,雨滴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这不仅造成了令人惊艳的视觉效果,也增加了李伟杰最后的震惊,故意放慢速度,主观上延长了寻找尸体的时间。

颜色

泰拳分为红色和蓝色。在这部电影中,警察局长的丈夫、第二代官员的父亲杜鹏在这场可怕的事件中竞选市长。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杜鹏作为候选人的所有宣传色彩都是蓝色的,而另一位市长候选人的宣传材料都是红色的。

照明

在《误杀》中,最明显的用布料来塑造人物和烘托气氛的是陈冲扮演的女警察局长。女警察局长的角色非常复杂。她必须在她的下属面前挺起胸膛,不能突破李维杰的战术。她还得忍受母亲失去儿子的巨大痛苦,同时,她还得担心丈夫竞选市长。因此,导演对陈冲外貌的布光尤为丰富。有这样一个场景,陈冲在坎班镇的警察局,他的脸就像百叶窗投下的钢锯。这种投射在人物脸上的非常特殊的光影,反映了当时人物内心的巨大痛苦和矛盾。对于一部优秀的电影来说,优秀的视听语言也是必不可少的,这将加深电影的质感和强度。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蛋蛋小瘦子】的原创投稿,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最省事】的观点和立场。

转载须获作者授权,并注明出处:《误杀2019》不是一部简单的爽片丨最省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